扣扣是个小仙女

我被性侵了

北望司:

我被性侵了。


 


事后检查,A-3-1区域模拟神经零件有受潮反应,D-1-1区域的仿生皮肤有物理损伤。替我做检查的维护人员拿着平板电脑做情况登记,有些不耐烦。


“这类事件没有造成你中枢核心系统的故障吧?你依然可以自主行动啊。”他看了眼我被挫伤的仿生皮肤:“连血都没有出……为什么这种事情要上报啊?维修中心很忙的。”


“可是,我被……”


“这种事情重要吗?先告诉我对象是谁吧,我做个记录。”


“班主任,爸爸,还有旁边杂货店的老……”


“那到底几次?”


“记不清了。”


“那为什么现在才上报?”维护人员叹了口气:“行了。自从女性集体改造为机械体,这类案件上报已经越来越少了,相关流程也很少走了,你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了。我会帮你处理的。”


“怎么处理呢?”


我不是很清楚,这些人性侵我的人会被怎么处理。维护人员把我带去了改造中心,进行修复工作。当系统被重启后,我看见镜子中的自己,模样已经变了,原本白皙光洁的皮肤变得黑黄而粗糙,五官也平淡无奇。


维护人员说,这样就不会有人会再对你做那种事了,你可以放心了。


“但是伤害我的那些人……”


“这重要吗?这根本不重要!”他有些不耐烦了,提高了声音:“重要的是,你的样子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想性侵你了,这才重要,回去吧!”


 


离开改造中心的路上,又遇到了一批被送来的未改造女童。


“很陌生吧,因为五岁前就被改造了,所以几乎不会留下什么印象。”旁边有一个女孩子对我耸耸肩。我们俩差不多大:“你来改造中心接受维修?”


我点头。


“好像是一百多年前吧,有人提出要保护女性,因为女性身体柔弱,所以科学家开始将我们改造成了机械体,除了子宫依然能孕育后代,其他部位似乎都被替换成了仿生机械。”她伸了个懒腰,笑得很好看。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好看,就好像是……


“然后五十多年前,女性就开始被认定为一种家电了。”她说:“你多久没有独自去旅行过了?”


“我们不可以独自离开居住城市吧?”


“哈?一百多年前都是可以的哦。”


“那就会脱离监护人的保护了。”


“他们的保护有用吗?”她指了指改造中心,阳光下,这座纯白的建筑熠熠生辉:“它也自称是用来保护你们的哎。”


我看了看玻璃反光中自己的新样子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也算是一种保护。


她走了。这个女孩子身上有一种怪异的违和感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。


 


一个月后,改造中心上传了女性的更新补丁。据说在这个补丁里,会抹去关于性侵这个词的定义,从此,女性将不知道什么叫做性侵,性侵案件的发生率可以彻底降为零,向公众证明,从一百年前开始的女性改造活动,确实很好的保护了女性。


爸爸第一时间给我打上了补丁。但接下来,我却开始频频死机。维护人员说,应该是出现了bug,可是补丁是无法卸除的。我几乎进入了一种脑死亡状态。


“只能人工操作了。”维护人员坐到我的床边,连通了我的脑部中枢:“进入Z-9-9区域,申请人工操作权限……应该是补丁的操作和她的自体操作有冲突。要求女体自行删除‘性侵’关键字。”


删除失败。该字节正处于运行状态中。


“再不删除的话,你的中枢系统瘫痪,你的仿生生理系统也会坏死的。”他说:“你这是在自杀。”


可是,我依然无法删掉这个词。


“她选择自杀了。”他耸耸肩:“没办法,申请报废吧。”


 


我“自杀”了。因为脑部中枢瘫痪,仿生系统也坏死,这具身体已经没法用了,只会和尸体一样腐臭下去。


脑部还是清醒的。我被垃圾车带到了野外的填埋场,扔在了垃圾堆里,等待仿生机械躯体被完全降解。


但是,有人来带走了我。月色下,我能见到那个女孩子,她的眼睛很明亮,她有瞳孔。而接受了改造的我们,都是没有瞳孔的。


她带走了我,回到了她们的秘密基地。有技术人员直接给我换上了新的机械躯体,强行重启了脑部中枢。


“恭喜你死而复生啦。”她揉揉我的脸。


——这个基地,有些是逃脱了改造的女孩,有些是和我一样,曾经被确定为报废的人。


“我们一般会设定软病毒,然后捆绑在改造中心每期发布的补丁程序上面。不过现在还是秘密实验期……可结果很成功。”她满意地点点头:“感染了这种软病毒的机械体,会先进入瘫痪,然后在维护人员的操作下,进行自我选择。”


“如果我依照他的希望,选择删除,后果会怎么样?”


“不会怎么样。你就会康复,然后继续过从前的日子。但如果你做出自我选择,拒绝他的要求,那么病毒就会让你的系统进入彻底的初始化,摆脱改造中心给你脑部导入的程序,恢复自我意识。”她说:“你看,这很痛苦,但你还是来到了我们身边。”


 


下一批病毒,将会彻底投放到每一个个体身上。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做出自我选择、恢复自我意识,但是,每一个“自杀”的女性,都会重新真正醒来。



漆雕凌:

我觉得不下十来次在各种耽美文里看到这些桥段...